新浪云南 生活

游云南沙溪古镇:听马帮声声铜铃响

摘要: 在溪流与民居中,你会感受到它与滚滚红尘保持着适当距离的那份超然和清雅。到了夜晚,一切归于平静,却在安静中蕴含着坚韧的能量,让你在朴素无华的静夜里,还摇曳着马帮铜铃声的梦。

星星跳动着穿梭在古道的小巷,

闪闪点缀静谧的小镇;

夕霞里烟窗人家飘香而行的味道,

在柔软的空气里,

茶马古道上的铜铃声轻扬回荡;

阳光如沙轻柔地披散下来,

散落在静谧的古镇。

海德格尔说:“人安静地生活,哪怕是静静地听着风声,亦能感觉到诗意的生活。”我不止一次去到沙溪古镇,淳朴的人们,依傍于群山的隐秘,温暖阳光映照出的光影……那里的一切都让我心生欢喜、倍感平静。

沙溪,在时间的缝隙里,交织着别样的人间乐趣,好似旧时记忆中的故乡,有衬着远处巍巍青山的河水,河水上有弯月般横跨的桥,绿油油的稻谷,白白的瓦屋,儿时放学后的那些欢乐时光好似就在这广袤的乡野上。来到这里,就会明白唯一幸存的活着的茶马古道为何让人魂牵梦萦,因为它的轻描淡写像梦境淡然而素雅,那么远又这么近。

从2400年前的春秋战国走来,沙溪见证了朝代间的兴起和没落,仍剩下淳朴的居民和真正的“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的岁月静好。相比较其他古城熙熙攘攘与喧嚣至上,这里平静得好似岁月长成的模样。不管风吹雨打,四季变换,永远笃悠悠、淡淡然,幽雅如故,静美依旧。这个被称为“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古集市”,历经岁月变迁、自然的洗礼和现代文明的冲击,竟奇迹般地以原始的形态存活了下来,任凭外面的世界车水马龙锣鼓喧嚣,它自顾自地守护着这一方古老,就像是一个时空隧道,带我穿越千年,回到那个马蹄声声的古道岁月。

马蹄声的辉煌年代

和云南的很多小城一样,位于茶马古道上的沙溪,曾经拥有过繁荣昌盛的花样年华,却在近代归于静寂。沙溪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联系着南北交通;山清水秀、气候宜人,物产丰富,澜沧江水系黑潓江由北至南纵贯全坝。在今天人们所熟知的茶马古道形成之前,马帮的铃声就已千百次地飘荡在沙溪。也许是上苍对沙溪情有独钟,唐代以后,位于沙溪西部的弥沙发掘了盐井,沙溪作为离盐井最近的茶马古道集市,一跃成为茶马古道的盐都,成为西藏、滇西北地区的食盐供给的集散地。古寺庙,古戏台,古商铺,马店,古老的红砂石板街道,百年古树,古巷道,古寨门……从任何角度看,沙溪都是古旧的、原始的。四方街还是旧日的模样,每一条街巷都足够古老、宁静、无人纷扰,镇上亦有不少老屋已改造成客栈,但高明之处在于外观仍保留了古老的原貌,只对内部进行了改造,斑驳的墙面、古老的木门仍然在向过往的游人诉说着它们的岁月。

千年集市——寺登街

斑驳的古楼,被风蚀了颜色,象征着年代的久远,也在诉说着古老的故事。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没有游客的高谈论阔,这样的氛围,才对得上“古镇”二字。2001年10月11日,世界纪念性建筑遗产基金会(WMF)在美国纽约宣布:中国剑川沙溪寺登街(区域)入选2002年101个世界濒危建筑保护名录。该组织宣称:“沙溪寺登街(区域)是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古集市,有完整无缺的戏台、旅馆、寺庙、大门,使这个当时连接西藏和东南亚的古集市还保留得相当完备。”

寺登四方街是沙溪的灵魂与核心,它位于镇中心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空地上。东面是魁星阁,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古戏台了。狭长的巷道尽头,是寺登的经贸中心——四方街。它呈长方形,完全用红砂石铺就,平整净洁。

曾经的寺登四方街每隔三天就有一个街市,各地马帮南来北往,戏台上霸王鞭舞、洞经古乐,表演通宵达旦,本地人称之为“两宵两天戏”。如今,红砂石被踩踏得光滑滴溜,其间马帮专行的石板上蹄痕斑斑,深刻地留下了昔时商业运输繁荣痕迹。时隔多年,沙溪依然保留着茶马古道集市的风俗,每周一次的集市上,周围的村民都背上背篓来赶集,乳饼、乳扇、柿饼、土蜂蜜、酥油、山羊肉,许许多多原生态的食材都能在集市上看到。这里的人们淳朴善良,说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但绝不会缺斤少两。周国平说,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在我看来,沙溪亦是如此。

寺登街过去有三个寨门,如今仅剩一座老东寨门,其他的都是后新修缮的寨门,过去南来北往的马帮多走此门,门前石板上当年马帮留下的马蹄窝还清晰可见。呈拱形的门楼全用土坯砌成,历经千百年,依然忠实地守护着这座小镇。

古戏台上的低吟浅唱

古戏台是四方街上最有特色的建筑,它位于四方街东面建筑群中央临街位置,建筑结构精巧,出角十二角,翼然若飞,与兴教寺遥相辉映。600年历史的古戏台也曾歌舞升平、通宵达旦地表演,台上或歌或舞,洞经古乐、霸王鞭舞、白曲小调,台下看醉了多少南来北往、风雨中闯荡的马帮人。而现在古戏台一年中大部分时间是安静的存在。

在古戏台旁的老槐树稍作停留和围坐在那里的老人拉拉家常,轻轻依靠树身凝望着此刻清静的戏台想象着这里曾经霸王鞭一挥的震撼和沙溪姑娘一曲白族老调的热闹。老人说他也不记得什么时候戏台边就多了这么棵树。几十年的光影里除了民族节日外这个戏台已不再热闹,却也落得一个清净,或许在过往的某一个夜里戏台也曾倚着古城的满天星光兀自对着这棵树诉说过曾经的辉煌。

古建筑的特色保留

沙溪古镇是一个真正的古镇,古色古香,现在仍然保持着最原始的建筑特色。古寺庙、古戏台、古商铺、马店、古老的红砂石板街道、百年古树、古巷道、古寨门。在这里慢慢走,慢慢看,像品一盏香茗那样气定神闲,在不经意地抬头间你就会发现屋檐下刻画的精细花纹,在院墙的角落一块雕刻静美的石砖。

建于清末的欧阳大院老宅藏在深巷之中,红砂石砌成的大门虽饱经沧桑但依旧华丽。一座马店,两个花园,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百福百寿。从厨房边上的楼梯拾级而上,正房中藏着另一片天地。站在正房的窗边,推开窗纸破败的格窗,视野无限辽阔,远处的青山、近处的院落、头顶的白云,毫不费力地尽收眼底,只能感叹当年主人建宅时选址的精妙。在院落的一角,是整座大院的厨房,100多年前修砌的石质灶台、水缸仍然被后人所使用着。老人们安详地静坐着,或抽烟,或啥也不干,仿佛这世间繁华都与他们无关。

从远至近 踏桥看水

走出沙溪古镇的四方街,就能看见黑潓江和玉津桥以及环抱的青山、四周的村落。初到黑潓江边还未走近玉溪桥只觉是普通的一座古桥,踏上桥你才会看见砌桥的砖因为常年行人和牲口运货的踩踏而变得坑坑洼洼。比起那些尘封在围墙里仅供参观的冰冷文物,这里的水、桥一直坚挺在时代发展的洪流中,只要它仍然连接着村庄与古道就不会从历史中退出。

黑潓江和玉津桥是值得你花时间停留的地方,从远至近,从上至下,每一个角度都能看到不一样的“小桥流水人家”,不仅如此,在这里看朝阳升起,夕阳西下,晨曦和余晖里散射出的浅浅白光让沙溪显得安静又孤独。江边的老柿子树带来些旅程中的小乐趣,秋日里柿子成熟,沉甸甸挂在枝头,甚是好看。

在沙溪,时间仿佛具有不同的含义。鞋店的老阿妈会放下生意,去欣赏门前一丛盛开的茶花;编织的大姐会放下手里的活计,和你唠唠家常;田里的农夫会停下手中的耕作,眺望雪山千变万化的容颜……我去过不少地方,相比起来,我如此热爱沙溪,不管多少年过去,它依然恬静真实。在这里,有着生命本来的高低和轮回。

未来新发展 构建大格局

未来的沙溪古镇将成为“西方人的东部世界,中国人的美好生活”,还将成为云南省旅游再添三个“国字头”旅游称号——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特色小镇。从产业链、全域旅游的角度来看,它的旅游前景也给人留下了令人期待空间,我想,这颗茶马古道上的明珠也将会大放异彩,让世界看到它的身影。

如果你每天被琐事缠绕,想听听风,看看两千年的时光,那就来沙溪吧,哪怕仅有半天的漫步,在远山和平田之间,在溪流与民居中,你会感受到它与滚滚红尘保持着适当距离的那份超然和清雅。到了夜晚,一切归于平静,却在安静中蕴含着坚韧的能量,让你在朴素无华的静夜里,还摇曳着马帮铜铃声的梦。(郑菉什)

(来源:剑川县委宣传部)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